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园地 >> 调研报告

关于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三点设想

发布日期:2016-03-27 10:37 信息来源:嘉兴市编委办 浏览次数:

   内容提要: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应总结精减审批事项成果,集中清理“一次性”公布并实行动态管理;抓紧取消行政许可“环评”等前置,制定公布规范许可标准和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倒逼”市场主体追求并达到标准要求。同时,要加强相对集中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背景下政府组织体系和职责体系的研究,推进“大部制”改革,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更好条件。   

  自2013年以来,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抓手的简政放权改革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相比,与老百姓的期待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应出推进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如何推动简政放权向纵深发展,坚决把该“放”的彻底放开、该“减”的彻底减掉、该“清”的彻底清除,不留尾巴、不留死角、不搞变通;如何注重把握好开门搞改革、上下联动、由人民群众和实践评判改革成效这三个深化简政放权的重点,需要我们有背水一战的决心、壮士断腕的勇气、釜底抽薪的办法。 

  一、干池见底捡鱼虾 

  国务院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自2001年9月成立以来,已先后组织实施了五轮审批项目的全面清理,共取消调整国务院部门审批项目2497项,占原有审批项目总数的69.3%。新一届中央政府咸立两年多来,共分日批取消和下放586项行政审批事项,提前完成削减1/3行政审批事项目标,全面完成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清理工作。中编办网站“国务院各部门权力清单”显示,国务院各部门共有行政许可826项、子项510项,共计1336项。仔细推算这组数据,难以让人看清行政许可总数这个“池子”。 

  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目的在于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减少行政管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总体说来,目前我国行政管制范围太广,行政许可项目太多,远没有达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的目标,与其一轮又一轮地组织推进行政许可的取消、下放,一个又一个地印发下放和取消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不如干池见底捡鱼虾——依据《行政许可法》规定设定行政许可的范围和条件,在汇总、梳理、审核的基础上,依法“一揽子”集中公布国务院各部门行政许可的项目名称、设定依据、许可对象、许可标准、审批程序和时限等,明确不再保留除公布以外的行政许可事项,并根据法律法规规章的立改废释予以动态调整,坚决防止换“马甲”、明转暗、上转下、行政转中介等“最后一公里”问题的发生。 

  二、制定标准立规矩 

  环评、能评、安评,这评那评多如牛毛,这类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戴着政府的帽子,拿着市场的鞭子,收着企业的票子”,稀释了许多审批制度改革的成效,已为人们所不齿。为此,国务院办公厅于2014年12月、2015年4月先后印发了精简审批事项规范中介服务实行企业投资项目网上并联核准制度的工作方案和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的通知;2015年7月,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加陕了摘掉中介机构“红顶”、精简规范中介评估事项的步伐。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天津“8·12"特大安全事故警示我们,在目前中介组织发育尚不成熟、服务尚不规范的情况下,要改变不少行政许可一方面制约市场主体竞争、创业创新活力,另一方面又将中介服务“上升”为行政审批强制性服务的状况下,应着重于行政许可制定标准立规矩——在拆除一切束缚发展藩篱、大幅取消诸如出租车经营权许可等微观类行政许可的基础上,将行政许可集中于诸如建造核电站、大型水电站、坚守耕地“红线”、人畜药物准人等重大和重要项目上来;国务院及省级政府行政职能部门主要是制定并公布诸如不同行业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保护、安全生产保护、出租车辆准人技术和从业人员准人等许可标准和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行政监管及程序规范,将大量的审批事务交由市、县政府部门承担,强化审批督导,完善定期和随机抽查、普遍和重点检查、专门和联合检查等事中事后监管制度。从而,实现市场主体对照标准作出入市承诺、违者受罚的“零审批”之“简”,“倒逼”市场主体在入市前主动寻求“这评那评”井追求实现评估技术标准,切莫用人的生命和健康及生态环境填补中介评估的漏洞。 

  三、研究架构新体系 

  按照行政处罚法和行政许可法的规定,中央编办已于2015年3月分别确定北京市等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38个城市开展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试点,批准天津市所有区县,河北、山西、江苏、浙扛、广东、四川、贵州各选择2-3个市、县(市、区)或所属国家级开发区开展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应以“四个全面”精神为指导,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共同实践探索。从理论层面推断,将除限制人身自由以外的行政处罚集中于“一个行政机关”行使,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许可,必然产生现有大多行政职能部门行政管理履职监管手段的“缺失”。这一方面为推行“大部制”改革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也急需研究架构新体系——政府的组织体系和职能体系,井分别从理顺政府与市场、社会关系和理顺政府层圾间、部门间关系的角度,构建现代政府治理体系的主体框架,打牢政府治理现代化的两大基石,持续推进政府管理创新,持续推进依法行政,持续优化政府服务,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更好条件。 

 

(作者系嘉兴市编委办副主任吴良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